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访谈 > 打歌节目请偶像站台兼顾流量与“音乐”路还长

打歌节目请偶像站台兼顾流量与“音乐”路还长

2018-11-25 06:37

张艺兴在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节目中打歌。

张艺兴在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节目中打歌。

伍嘉成在《由你音乐榜样》中表演。

伍嘉成在《由你音乐榜样》中表演。

ONER参加了《由你音乐榜样》。

ONER参加了《由你音乐榜样》。

火箭少女101的加盟令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受到了粉丝关注。

火箭少女101的加盟令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受到了粉丝关注。

能请到像张信哲这样的实力唱将,对打歌节目来说不容易。

能请到像张信哲这样的实力唱将,对打歌节目来说不容易。

  伍嘉成的粉丝小希(化名)前一阵有点儿忙,她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打开QQ音乐、酷狗音乐、酷我音乐单曲循环偶像新歌。当时《由你音乐榜样》即将开播,但伍嘉成的新歌还没有进入TOP10,小希有点焦虑。“我以前没打过榜,做的攻略总怕不严谨,万一操作错误就不计入数量了。”

  反之张艺兴的粉丝阿楠(化名)在这场打榜运动中却显得游刃有余。作为EXO的粉丝,阿楠亲历过多次熬夜刷榜、组团主攻。韩国二、三套不同的刷榜体系她能倒背如流。在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播出后,张艺兴粉丝站便早早做出详细科普,“国内的打歌和韩国的区别不是太大,而且不用‘翻墙’,韩文不太好的新粉也能上手。”

  无论是小希还是阿楠,伍嘉成还是张艺兴,他们都成了国内打歌节目的一分子。这类节目近期成了视频网站青睐的综艺类型,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《由你音乐榜样》进入市场后热度迅速蔓延,单期点击量频频破亿。而优酷《Music On音乐至上》还未播出便被多次提及。

  然而在高调的热度背后,综艺市场速食化与音乐市场落寞化的矛盾,主流粉丝环境与小众音乐文化的矛盾不能忽视,这类形式是否能守住初衷,让黯淡已久的中国音乐市场复兴?新京报记者采访爱奇艺副总、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总制片人姜滨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、《由你音乐榜样》总监制张敏杰以及多位唱片公司企划和乐评人。在他们看来,国内打歌节目虽然因环境存在先天不足,但不可否认,综艺和音乐正勇敢地联手迈出“救市”的第一步。

  初衷

  建立一种渠道推广新歌

  2018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粉丝效应。节目结束后,不仅限定团体Nine Percent、火箭少女101成功出道,乐华七子、ONER、TANGRAM、MR-X等不少练习生也迅速成团,为国内音乐圈输入了一股强大的偶像力量。但繁荣背后,《偶像练习生》的操盘人姜滨,却第一次深感音乐市场的如履薄冰。

  他发现,无论是刚推出的新人,还是头部音乐人,新作品都没有舞台去集中展示和推广,艺人甚至不得不沦为综艺咖刷脸。姜滨并不讳言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的出发点,是为了迎合粉丝用户和年轻态音乐人,“我们希望能提供一个舞台,让歌迷有渠道听到新歌,也能看到舞台表演。”

  去年年底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也开始计划开发打歌节目。2000年之后,国内音乐市场实体唱片逐渐消亡,线上付费又尚未养成习惯,唱片公司经营惨淡以至于不再为新歌投入大量推广资源。加之网络视听的普及,连通过MV宣传歌曲的必要性都大大降低,舞台表演更是被大众遗忘。

  没有关注度,赚不到钱,来年就发不了专辑。音乐人逐渐陷入死循环。“打歌节目是一种渠道,能够把大家的新歌有效、快速地推到大众当中。”张敏杰说。

  困难

  1 本土化摸着石头过河

  海外打歌节目成绩斐然,国内想要“从零开始”,第一件事便是吸取经验。在张敏杰看来,打歌节目没有模式可言,规则、形式都是服务于音乐舞台展示,与发布新闻资讯同理。《由你音乐榜样》沿袭了海外打歌节目的样式:报榜、直播、舞台、角逐一位。在直播过程中,所有歌手真唱;唱慢歌的歌手选择开全麦,即百分百真唱无伴音;但唱跳歌手因对体力的消耗大,大多数会开半麦。

  即便形式共通,但张敏杰和姜滨却面临了相同的难题,究竟如何本土化?《由你音乐榜样》为“一位”加了一份“公约”。例如张艺兴在第二期节目录制前承诺,只要拿到一位,就要穿着奶牛衣服表演“安可”舞台。张敏杰说,“一位公约”可以在展示艺人的同时,吸引粉丝更加积极地投票。

  姜滨则在一开始大刀阔斧地加入真人秀,一期只打三四首歌,其余百分之五十的内容都是幕后故事。姜滨以为目前中国音乐市场并非繁荣,且互联网受众以90、00后为主,平铺直叙的打歌舞台极容易流失粉丝。但出乎姜滨意料的是,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第一期播出之后,真人秀竟然是拖拽率最高的部分,“大家反而想看到舞台,所以播完之后我们就马上根据反馈削减了真人秀部分,加入MC。”

  2 歌手不愿上打歌节目

  现阶段是一年中音乐的高产季,每周都会有新专辑和单曲。但前几期做下来,姜滨仍感到吃力,“头部艺人都不太认同我们这个节目,都要看别的艺人先来,他们才来。”

  歌手请不来,是国产打歌节目的最大困境。如今,专职音乐人已凤毛麟角,歌手的档期会被大量的电视剧、综艺、广告代言覆盖,音乐反而成为“诗和远方”。而打歌意识的丧失,也让歌手很难建立打歌的荣誉感,他们并不认同拿一位的重要性。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前几期的艺人大多以“爱奇艺系”为主,例如《偶练》的蔡徐坤、周洁琼、小鬼、ONER等。四期之后薛之谦、尚雯婕的亮相让节目气质焕然一新,“对头部歌手来说,一旦内容里有竞争格局,大家都会自发性地自我保护——慎上。因为犯不着,有这么多其他工作可以做,他们不愿拿自己的作品来比较。”

  张敏杰也面临了歌手档期的难调。很多歌手对于这种打榜形态仍不了解,且直播又是演唱实力的“试金石”,台上5分钟的舞台表演,歌手不仅需要提前一周来京,且前一天晚上还需排练八九遍,第二天再唱三四遍,“打歌节目其实给艺人的通告费也远不如他们上其他综艺,这又不像他们去商演简单排练一下直接唱了,所以很多艺人刚开始都是信任平台才试着来的。”

  3 粉丝属性过强